欢迎来到高考学习网

[登录][注册]

免费咨询热线:010-60230238

高考学习网
今日:1530总数:5885151专访:3372会员:401265
当前位置:高考学习网 > 作文频道 > 2012高考作文素材 世界文豪篇:显克微支妙语大全

2012高考作文素材 世界文豪篇:显克微支妙语大全

浏览次数:191 次发布时间:2012/8/16 10:45:05

亨利克 显克微支(H.Sienkiewica18461916),波兰十九世纪著名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家。出身于贵族家庭。1872年起起任《波兰报》记者。在嗣后十年里,发表了许多优秀的短篇小说,《灯塔看守人》即是其中之一。1905年度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大学时期即开始写作,他是具有民主主义和爱国主义思想的现实主义作家。作品人物性格鲜明,情节引人入胜,语言优美流畅,深爱群众欢迎,素有“波兰语言大师”之称。一九一六年十一月十四日,显克微支病逝。他留下了许多文学作品,是一个有才能的历史小说作家。

--------------------------------------------------------------------------------

社会

一个社会建立在强权之上,建立在连野蛮人都想像不出的残酷之上,建立在罪恶和疯狂的放荡之上,是不能够持久的。

——《《你往何处去》

世界上竟有这样一个是非颠倒、黑暗混乱的社会,真使我难以置信。在这个社会里,个性刚强,勤奋用功,孝顺母亲竟会给孩子带来不幸,这样的社会的确不合理。

——《《一个普慈南家庭教师的日记》

世界就是建立在欺诈之上,人生是个幻影。

——《《你往何处去》

罗马像一片大海……大海正是人们猎取珍珠的好地方。

——《《你往何处去》

希腊创造了智慧和美,罗马创造了权力。

——《《你往何处去》

真正的美德在目前是谁也不要的商品,一个真诚的圣人在五天之内能有一天弄到一些钱,从屠夫手里买来一个羊头,坐要搁楼里啃骨头,同眼泪一起吞下肚去,还必得认为幸运哩。

——《《你往何处去》

一堆灰,不管它是牧羊的焚火留下的还是火烧城市留下的,也不过是一堆灰罢了,迟早风要把它卷走。

——《《你往何处去》

世界是美丽的,而大部分人是那么卑劣,所以人生不值得惋惜。

——《《你往何处去》

我们的世界在有了你以前早就懂得当喝光了最后一杯的时候,就是应该离开前去休息的时候了,而且也知道安安静静地这么去作。

——《《你往何处去》

白云苍狗,时事多变。

——《《火与剑》

联邦王国道德沧丧,它的巨大的肢体已经开始腐坏。骄奢淫佚,已早使它的刚毅英气消失,部队、贵人之所爱,已不再是征伐之苦啦。

——《《火与剑》

在拥挤的人堆里,人们良莠不齐,气质各异,因此很容易碰到点儿事。

——《《火与剑》

他们行得通的事,你就不一定行得通。他们有王国,城市,城堡。你有什么?骑士的荣誉。对于他们,谁都不会责备一句;而对于你,就会在你脸上吐口水。

——《《十字军骑士》

这里一个可怕的巢穴,一股冷酷力量的源泉。在这里,聚集着当时世界上两股出名的最大的力量,那就是宗教的力量和宝剑的力量;谁要是反对其中一股力量,另一股就会把他粉碎。

——《《十字军骑士》

哪儿都少不了有恶意和忌恨,例如,少不了权贵间的龃龉口角;少不了因为罢职而恼恨国王,这些人随时准备为一己私利而不惜牺牲国祚的。当然同样少不了那些拥兵自重者,哪怕祖国垒为坟墓,他们也想在这坟墓上显彰自己的军功武略的。而且更有为数甚众的违律乱纪者,无法无天者,游手好闲者,他们只管自顾自,只图一己安适,只图自己过好日子,其他,他们一概不管。

——《《洪流》

人在夜间会发现天良,魔鬼在夜间折腾罪人。

——《《洪流》

在美国,大家都知道,广告不能照它的字义去相信的,正如树木移植到美国的土壤里会长得很繁茂,可是结的果子却吃不得一样。

——《《为了面包》

(纽约)到处都可以看到人间的惨苦、肮脏和凌乱。……最后还有许多犯罪、饥饿、苦难和眼泪的巢窟。

——《《为了面包》

纽约不但没有使我喜欢,而且相反地使我非常失望。这里主宰的名胜就是旅馆和银行,或者换句话说,这里没有什么名胜。买卖、买卖、买卖,生意、生意、生意,——从早到晚看到的就是这一些,不断地听到和读到的就是这一些。

——《《显克微支短篇小说集》

这些违法的人在生病的时候就是医生的主顾,在鞋子破了的时候就是行政官的主顾;既然洗手还得用手,那么手就不便得罪了手。

——《《误会的笑话》

他们的谎言呀,就像一座松树林子一样。从一旁看过去,倒看见一条小路,可是你越走进去,越是茂密,弄得你走上叉路,完全迷了路。

——《《十字军骑士》

他不得不说谎,那是因为说谎是同大团长的徽章一起继承下来的,而他,多年以来,已经习惯于把说谎看作政治手腕了。

——《《十字军骑士》

这些人即使已知趴在地上,还是尽说些瞧不起人的大话。

——《《十字军骑士》

在绞死过最后一批黑蛇族人的那个广场上,市民们造起了一所慈善院。每逢星期日,牧师们都在各教堂里讲道,教人民要爱他的邻人,要尊重他人的产业,以及诸如此类的文明社会里必要的美德;还有一位旅行演说家曾经对他们宣读过一篇论民族权利的文章。

——《《酋长》

究竟是狼人狠还是吸血鬼狠?当然狼人狠。可吸血鬼最难缠。譬如狼人吧,你若是狠过它,强过它,它还能听你用。吸血鬼就不同,它是见血就叮,没一样好事。

——《《火与剑》

 

这人专门惹事生非,跟每一个碰得着的人找麻烦,已成了他的癖性。

 

——《《火与剑》

同豺狼是不会取得很好的谅解的,他们总是倚靠抢劫别人的财物过日子。

——《《十字军骑士》

我们的民族非常憎恨十字军骑士,因为他们非常奸诈;一个十字军骑士会拥护你,吻你,但他同时也会拿刀子从你背后刺死你。

——《《十字军骑士》

有时候,一个中了邪魔的人,身上会附上好几百个魔鬼;如果它们太挤的话,就很乐意跑到别人身上。最坏的魔鬼是女人打发出来的魔鬼。

——《《十字军骑士》

天主即使对于只在意念上企图叛变的人,也不会放松惩罚的。

——《《十字军骑士》

他们既不懂得服从、真理、诚实,也不懂得信仰。他们只懂得贪婪、巧取豪夺,简直是一群狼,不是人。

——《《十字军骑士》

那个魔力高强的包鲁特,最爱把人领到无底的沼泽里去,谁要是遇到他,只有出卖灵魂,才得幸免。

——《《十字军骑士》

华尔夫甘虽然谈吐举止相当优美,却显得极度贪婪,而且心硬如铁。

——《《十字军骑士》

在他们看来,即使伤害一个无辜的婴孩,也算不了一回声……他们袭击村庄,屠杀农民,淹死渔夫,像狼似的劫走小孩。

——《《十字军骑士》

他的优点只是双臂具有无限膂力;虽然很贪财,为人却诚实。

——《《十字军骑士》

因为叛卖跟做强盗比,还更孬,连强盗都没有哪个愿叛卖人的。

——《《洪流》

卖国贼们,心怀对祖国的歹意,他们要戒酒,他们害怕酒后跟人吐露奸谋。

——《《洪流》

谁播种叛逆,谁便收获苦难和痛楚。

——《《洪流》

狼有时也会设法保护羊,可那只是为的好吃羊。

——《《洪流》

他对在创作领域里胜他十倍的人竭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他会把他们逼入困境;用他的逻辑和知识搞得他们狼狈不堪;用他在文学上的权势来驱役他们。

——《《第三个女人》

眼下,他是个要人,他的才能虽远不能望其他许多人的项背,可人们却更器重他,这对他来说就足够啦。

——《《第三个女人》

他既不看重也不尊敬天才,尤其文学天才——一句话,他是以靠贬低天才为生的。他对天才始终蔑视,对他来说,无懈可击的“正确”,某种讨人喜悦的聪明伶俐,再加上对社会生活的谙熟,已足使他通向成功之路而万无一失。

——《《第三个女人》

本来众神要把你造成一个扒手,而你却变成一个魔鬼。

——《《你往何处去》

而你对人民遭受的苦痛,斯敏修斯呀,比顽石还更没感情!

——《《你往何处去》

我在胸口上养了一条蛇。

——《《你往何处去》

你在她身上盘旋仿佛一只苍鹰在它选定的食饵上空打转一样。

——《《你往何处去》

皇帝的宫廷是丑行、邪恶和犯罪的巢窟。

——《《你往何处去》

皇娘顿时蹙起眉头。为了保全她自己美丽的容颜和权势,她经常不断地生活在惶恐里,生怕有时会有一个幸运的敌手毁了她,正如她曾经毁了奥克塔维雅一样。因此宫中每一个俊美的面容都会激起她的猜忌。

——《《你往何处去》

皇帝没有犯罪的胆量,虽然他有公开行事的权力,他老是甘愿偷偷摸摸地工作。

——《《你往何处去》

一般群众会因为皇帝是个丑角而很得意哩。

——《《你往何处去》

在尼罗的时代,人是像蝴蝶一样:他一直生活在皇帝恩宠的阳光下,寒风一起,他就完蛋了。

——《《你往何处去》

你的生活果真能脱却了烦恼吗?在你们那些最富有和最有权势的人们当中,不管是你,大人,或是任何人,都不能知道晚上睡了觉,明早会不会有一道死刑状把他唤起来……如果皇帝信奉了以爱情和正义来教人的这种教义,你的幸福不是更有了保障吗?

——《《你往何处去》

整个的世界在你们面前发抖,而你们在你们自己的奴隶面前发抖。

——《《你往何处去》

她两眼一片黑,内心情绪的波动使她耳里轰轰响,心脏的搏动叫她喘不过气来。像在梦中,她望见了千万盏灯闪烁在桌上和墙上,像在梦中,她听见了客人们向皇帝致敬的呼声,像是透过一层云雾,她望见了皇帝本人。喊声使她耳聋,亮光使她眼晕,香气使她陶醉,她仅剩的一点意识全失掉了。

——《《你往何处去》

万口该诅咒的,就是国王!

——《《洪流》

贵人们不仅用剑武装自己,还有汤匙,用吃,用喝来“武装”。现在,既然敌人还没见到,那就正不妨把已来的权贵们议论一番,自然对某某、某某起个诨号什么的,那是断难避免的。

——《《洪流》

为了中饱私囊,贵人阶级也就顾不得威严了。

——《《洪流》

在封建****之下,谁最具强权,谁就最有理。

——《《洪流》

他要议和,是因为他要确保自己的权位。……对于未来,他既不看,也不介意;他并不知道,由他所制造的深渊已经如此之大,大到任何议和都不能把它填平。

——《《火与剑》

如今乌克兰,城市、村舍、田庄不见了,到处荒凉一片,这种奇灾大难,纵令十年百年都没法愈复。可这位领袖,这位统帅却视而不见,他为着自个打算,什么都不要见。他正是在这血与火之间,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肥。

——《《火与剑》

杀一个贵族的头比杀一个普通罪犯更能激起人们的好奇心。

——《《十字军骑士》

谁建立的那些法律呢?贵族;谁糟蹋了法律呢?贵族。

——《《战场上的婚礼》

财富,光荣,权势,是缥缈的烟云!是空虚!阔人会找到一个比他更阔的人,光荣的人会发见别人的光荣胜过于他,强者会被另一个更强的人压服下去。

——《《你往何处去》

像皇帝这样有权有势,即便犯了罪恶肯定是不会受到惩罚的,又为什么他老是极力要给罪恶罩上一层真理、正义和美德的伪装呢?

——《《你往何处去》

一向相信那曾经征服了世界的剑和拳头的力量将永远支配着世界,如今生平第一次看见了在这种力量之外还有别的东西。

——《《你往何处去》

你们有权威,你们有禁卫军,你们有兵力,所以至少在没有人听着的时候,你们应该是诚实的。

——《《你往何处去》

他终归是王国里边的最大的领主,嘿!即便在整个欧洲,也都是最大的。如果必要,他随时能把他的财富作为重量无比的砝码,投放到他的候选人天平上去。你能把他怎样?

——《《火与剑》

他阴暗的心间,梦寐以求的根本不是什么哥萨克自由,不是什么恢复查皮罗什人传统利益,不是什么他的个人昭雪,简简单单,他需要的,就是割据称王,需要一顶皇冠,需要为人确认的王权。

——《《火与剑》

大凡最高级主公,从不认为有谁跟他平等的……

 

——《《洪流》

奴隶都是互相帮助的。

——《《你往何处去》

一个奴隶胆敢申请不去执行主人的令,还说:“我不愿意,我不能够,”这种事在罗马是从来没听说过的。

——《《你往何处去》

我属于犬儒学派,老爷,因为我穿了一件破烂外衣;我属于禁欲学派,因为我坚忍地忍受贫穷;我属于逍遥学派,因为我没有轿子,我从这一家酒店步行到另一家去,一路上碰见谁肯给我一壶酒钱,便开导他们。

——《《你往何处去》

一个富翁可以允许自己作任何事情,甚至可以讲究德行……是的!这是阔人的宗教,因此我不懂为什么在它的信徒中间有那么多的穷人。

——《《你往何处去》

无论法律和习俗都不承认奴隶是人的。

——《《你往何处去》

一般被压迫或是不幸的人们,只要有人对他们表示一点点同情,他们就惯于表现出这样的爱慕。

——《《你往何处去》

在温列赫·封·克尼普罗德的时代,专横独断、残酷暴戾,践踏人民的权利,加紧压迫和掠夺,在人民身上极尽了苛捐杂税、敲诈剥削的能事,甚至不必有所借口就把人民搜刮精光。人们给压榨得泪干血尽,到处都听得到贫困与埋怨的呻吟。

——《《十字军骑士》

这些武装的日耳曼人就像一群狂吠的猎大,没有猎人的帮助,就无法敌得过一头凶猛的野猪。

——《《十字军骑士》

在饥饿的时候找到一块面包,就好比掘着了宝藏。

——《《为了面包》

口袋里没有钱,铁灶里没有白薯,头脑里想不出办法。

——《《为了面包》

她凝视着那些在空中互相追赶的金苍蝇,心里想着:“这些小东西是多么幸福啊,它们为自己而生活,用不到付人家钱。”

——《《胜利者巴尔代克》

我除了这双手之外,在世上一无所有。

——《《过大草原记》

按照我的收入来说,就是要想勾引一条狗来与我同居,也是办不到的。

——《《第三个女人》

你要能懂得哲学的一点初步理论,便会知道黄金是空虚的。

——《《你往何处去》

挤老爷的钱包像挤干牛奶袋子一样。

——《《你往何处去》

一个贵族虽然不过只有极小一块田产,跟没有地的人相比,人们看重前者就大不相同的了。

——《《战场上的婚礼》

对付暴乱民众切不可手软。

——《《火与剑》

两枚毒蕈儿能坏一锅好的汤。

——《《火与剑》

如果一个国家里,人们不把法律看在眼里,只凭交情办事,那岂不是天下大乱啦

——《《十字军骑士》

犯了罪,就必须惩罚;否则,世界上就没有法律了。

——《《十字军骑士》

法律耍制裁的是犯罪的人,它可不是一个闭着眼睛乱杀人的妖怪。

——《《十字军骑士》

法律是根据公理而制订的,可不像一件外套那样,可以把它翻一个面。

——《《十字军骑士》

总有一天他们的牙齿将被敲落,他们的右手将被砍掉,他们的右脚将被剁去,好让他们认识自己的罪孽。

——《《十字军骑士》

苦刑严惩,只有引来报复,惹起越来越甚的仇怨。

——《《洪流》

一个人作恶过多,自会恶贯满盈。

——《《洪流》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洪流》

罪恶这样向美德表示敬意是多么奇怪而非出于本心呢?

——《《你往何处去》

正像毒蛇又养出了毒蛇,狠毒又生出了狠毒,叛逆又造成了叛逆,同样犹大的毒液又产生了另个奸细,而且正像那一个人把救世主交给犹太人和罗马的士兵,现在又有一个人生活在我们中间要把基督的羔羊送进狼嘴里去,如果没有人预防这种叛逆,如果没有人及时掐住了这条毒蛇的脑袋,我们全体将遭到杀身之祸,而同我们一起,羔羊的光荣将要灭亡了。

——《《你往何处去》

倘使我们对这一方和对另一方都一律赏罚,那么人们为什么还要为善呢?

——《《你往何处去》

卖国最有传染性,定得把毒麦剔出,要不,咱们全得死!

——《《洪流》

宁跟一个强盗打交道,也胜似跟一名巫妖做手脚我宁愿跟一个强资打交道,也胜似跟一名巫妖做手脚。

——《《洪流》

基督在哪里?“他”为什么允许凶神恶煞比上帝还更强大?

——《《你往何处去》

人们所以仍然礼拜众神,是为了叫自己得到神助,或是出于恐惧,可是绝没有一个人头脑里会想到爱慕这些神。

——《《你往何处去》

在这里他第一次看到了一些人,唱赞美歌召唤他们的神,不是在作着例行仪式,而是在心坎里在呼唤,那种纯真的热爱,只有孩子们对于父母才会感觉到的。

——《《你往何处去》

禁欲派称赞节俭,宣扬真理,忍受逆境,坚守贫困,所有的这些像是摆久了的陈谷子,只有耗子才要吃,而人是不愿意吃的,因为它早已发出霉味。

——《《你往何处去》

这种宗教是没有一点现实的东西,而在这种宗教面前,现实却显得那么空虚渺小,简直不值得费功夫去思考。

——《《你往何处去》

他……惊奇这种宗教的超人力量,惊奇它能兜底改变人的灵魂。

——《《你往何处去》

这个主祭长是不相信众神的,这个神侮辱了众神,而他当个无神论者却害怕众神。

——《《你往何处去》

啊,主呀,主呀!“你’可是命令这些胆怯的人用他们的骨头垫成神圣天堂的基础。

——《《你往何处去》

殉道者的死亡甚至会是甜蜜的。

 

——《《你往何处去》

禁欲派的枯燥而冷冰冰的教训,吸引着一般具有操守的人,锻炼着人心像锻炼着一把剑,可是没把人心炼得更善良,却把它们炼的冷淡无情了。

——《《你往何处去》

修道院里总少不了有许多俗人:地主的管家、辩护士和代理人等。

——《《十字军骑士》

当一架风琴开始以庄严的鸣响震撼着礼拜堂,使礼拜堂里充满了天使般优美声音的时候,公爵夫人抬起了双眼,她的脸上除了虔诚和敬畏的神情之外,还流露出无限的喜悦;这时候你看她一眼,准会把她当作一个圣徒,她仿佛在奇异的幻景里看见了敞开的天堂。

——《《十字军骑士》

她出生在异教之邦,在她日常生活中每逢提到天主的名字,正像当时一般人一样,语气很随便;但在修道院里,她总是敬畏而谦卑地抬起眼睛来向往着他的神秘而无可限量的神力。

——《《十字军骑士》

罗马虽然相隔很远,教皇却在统治着全世界。

——《《十字军骑士》

她拒绝了一切的繁华,认为生育的时刻往往就是死亡的时刻,决定不在珠光宝气之中、而应在安详谦卑的环境中来承受天主已经许赐她的恩惠。

——《《十字军骑士》

那些虔诚的法师们,碰上他们自知无能为力的时候,就显得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甚至谦逊礼让,面对着一个失败者,却又肆无忌惮。

——《《十字军骑士》

他们双手都还很不洁净,怎能用基督的圣水来为我们洗礼呢?

——《《十字军骑士》

我们打心底里渴望受洗。可是洗礼要用水,而不是用活人的血。

——《《十字军骑士》

超度了灵魂是不喜欢人血的。

——《《十字军骑士》

没有力量能制止人民渴望奔向伟大目标的意志。

——《《十字军骑士》

他们也知道,别指望这些被迫得绝望而起来反抗的人民发生什么慈悲。

——《十字军骑士》

没有农民,上地就毫无价值。

——《十字军骑士》

众怒难犯。

——《火与剑》

居民们个个都要守城。这种世道,倒是老百姓的决心比贵人和士兵大。

——《火与剑》

少数枭民向来都不过是“春日的蜜蜂,只在营营蠢动而已。”

——《火与剑》

大众里边坏事真是不少。

——《洪流》

力量只有联合,力量才能成为权威力量只有联合,力量才能成为权威。

——《洪流》

内部的分崩离析,阻绝了胜利之路……

——《洪流》

他们不关怀我们的灵魂,一味贪图我们的土地和财富。我们已经穷困到一无所有的地步,只有团结御侮,否则只有死!

——《十字军骑士》

众人合心,辛劳就不会白费,就能开花结果。

——《火与剑》

当他们羊群中的一只绵羊发生了问题的时候,他们可不是好惹的。

——《你往何处去》

让那旧法和旧约,叫新的替代了吧,信仰将要补足了,那些与凡情不合的地方。

——《炭画》

目前的处境还没有坏到极点,然而这种处境毕竟是凄凉的,而且新生活也来必会像过去的生活那么美好。

——《十字军骑士》

她觉得,她生平所经历的一切都已经成了泡影,她所有的希望都像田野上的晨雾一样消散了。她觉得,现在应该摒弃一切,忘却一切,重新过一种新的生活。

——《十字军骑士》

强国之民,早先头吭得愈低,如今吐气昂首,也就昂得愈高。

——《《洪流》

如今都欣慰于也惊奇于国人的除旧布新的的宏图大志的成熟性,人们都已在独辟蹊径,祛除锈污,自树自强,以开创全新的光荣的生活。

——《《洪流》

为什么咱们王国如此有力量,如此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如此英才荟萃、豪雄辈出,却又如此懦弱?竟对付不了区区一个赫米尔尼茨基和那鞑靼蛮族?这到底是为什么?是的,赫米尔尼茨基的各路军团并不是不能对付,但只能是另一样队伍才能对付得。假如这些贵人,这些士兵,这些兵团,这些中队,这些物资和财富都跟服务于公益,而不为私利,那么这样的队伍就能对付得。

——《《火与剑》

人们渴望,王国经历了这许多劫难,应该休养生息,以便在新王统治下,治愈一切疮痍。

——《《火与剑》

他比许多人明白,联邦王国的最大病害,是她拥有极大的威力,而不自知这种威力,更不知如何用这种威力,如果一旦哪位能人伟士,把这力量操之在手,究竟有谁能和他对抗匹敌?究竟谁能猜测得出,一旦大难临头,破国亡家近在咫尺,万丈断崖展于眼底,那么王国这诸种积弊:口角之争,内部不睦,个人恩怨,权贵倾轧,琐事计较,议院空谈,一盘散砂,国王无权,不会由于奋发自励,一朝荡涤,崛然复兴呢?果若如此,则光是世家猛士挥戈上阵,就会漫道蔽野。……联邦王国尽管有许多许多积弊,可一旦她号召抵抗,她的抵抗力就很大。

——《《火与剑》

民族义小,忠国义大。

——《《洪流》

爱国之人,是不该惩办的。

——《《洪流》

我渴望吾土吾民幸福欢愉……只要我仍身强力壮,找将从今日颓覆废墟中重建华厦,使其坚牢到史无前例。

——《《洪流》

吾人列祖列宗血汗之劳建献的这一切,都将蹂躏于敌国的铁蹄之下,而敌国来势,犹如那海上风暴。请问,为什么咱们要受苦?凭什么他们敢于劫夺吾人的牛羊?糟踏吾人的庄稼?焚毁吾人惨淡营建的村舍?

——《洪流》

绝不许对个人苦难的哀惜看得重于祖国的大苦大难。

——《火与剑》

祖国的青天所覆盖着的一切,这些东西,是他的心所紧紧地依附着而离不开的,要是硬把他的心拉开的话,它就会流血了。

——《为了面包》

那波兰的国土……永远在招呼和回答着人民,她这个可敬的,她*这个最甜蜜的母亲,这样真实,在世界上是最受敬爱的!

——《为了面包》

*“她”乃指祖国。

天上还闪耀着一长条金色和红色的晚霞,他的魂梦便乘此采云,回到挚爱的祖国,耳朵边听到了祖国的松林在呼啸,溪流也在淙淙私语。

2015高考作文写作技巧大全

热门作文

Popula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