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高考学习网

[登录][注册]

高考学习网
今日:1530总数:5885151专访:3372会员:401265
当前位置:高考学习网 > 作文频道 > 高三小说:暗涌

高三小说:暗涌

浏览次数:623 次发布时间:2013/5/17 10:41:20

舔舐心灵的世界,信仰不过是一种心灵世界的表现,人的心灵是何其复杂。

——题记

窗帘就像一层面纱,罩住了窗框,窗框的影子在窗帘上面移动。房间里面一片漆黑。我——一个很老很老的人,独自躺在晃椅上,随着那有节奏的摇摆,闭着眼睛,听着对面那座古老的建筑物里发出的当当声。它有着和我一样的年龄,一起走到现在。

“当当……”人们又开始他们的祈祷。我突然张大了双眼,沧桑岁月在这里深深刻下。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变得轻飘飘,没有一丁点儿的重量,胸口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小洞,风在那里面穿进穿出。

太阳趴在窗台上面,透过窗玻璃上面的一条裂缝,往房间里面张望,窗帘挡住了我的视线。房间里面一片漆黑,四周很安静,只有时间走动的声音和外面的钟声。我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有人说过:生命终将是会结束的,而记忆是可以持续的。我似乎看到一个瘦长模糊的影子紧紧地贴在墙壁上,继而又变成另一个身影,这样正在和建筑物里面持续响起的钟声一起越拉越长。我想去寻找它,寻找过去,寻找那个时候的记忆。

太阳光穿过黑夜,倾斜着流进了这个村庄,尽管被山包围得严严实实,还是有阳光流进来,空气中出现了一条铅笔似的长长的光柱。一群悬浮着的灰尘浸在光里面,对峙着,挤压着,飞快旋转着。

站在台阶上,我看着一群又一群的人如潮水涌人教堂,为每一天新的开始而祈祷。当当的钟声和神父的声音相互碰撞在一起,天花板上落下来一些忽明忽暗的淡蓝色光线。还有什么,现在大半都已经记不起来……

1

村庄里大多数人都是虔诚的教徒,他们信仰上帝。然而在这村庄里,有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是世代的巫师。我记得人们都不敢管他们叫巫师,只背地里叫。村人都害怕他们,害怕他们一家人围坐在水晶前作占卜,害怕他们突然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露出阴森森的笑,牙齿闪着寒光,害怕他们有一天会对人们发出致人死地的魔咒。

巫师家中有一个女儿,被人们称为疯姑娘。我是从父亲的口中知道她名字的。父亲告诉我,在他从城里回来的路上,看到疯姑娘坐在野地里,那模样似在与树说话。她说什么?当时我好奇地问。谁知道呢?父亲淡淡地说。父亲的神色异常严肃,并且正告我:千万别接近她,那是个危险人物,她的行为总是那么乖张怪异。

2

我与她偶然相识在一个普通的日子里。

早春,教父要从很远的地方归来,我坐在看台上面等待。乍暖轻寒,风间或吹来,我紧了紧衣服,开始贴着草坪沿着同一个方向移动。从草坪的右方延伸出去一百米有一个旷野,上面坐着一个人——疯姑娘。光线照耀在她的身上。她如父亲所说,坐在旷地上,还是身穿着黑色衣衫,脖间围着一条破了边的围巾,对着一棵枯树喃喃。风一吹,声音就被掀起了大片,像一些掠过楼顶的浮云,似在低低哭诉,最终听不清什么。我不敢接近,只远远地望着。

远处,一个瘦长的背影进入我的眼帘。教父!我飞奔过去。教父俯下身亲吻我的额头。一种海一样的味道在我的心头泛起——幸福的味道。我对教父的爱超出了真正意义上的亲人的爱。教父是一个爱游历的人,经常一离开就是半年,每次回来总会带来许多新鲜事,而我就长时间听他讲述。明朗的笑容,温和的声音,眼神里透着一股威慑人心的力量。

我们肩并肩,走在长长的路上。他忽然停下来,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疯姑娘依然坐在那里,对着树喃喃自语。教父径直走向她。我知道教父并不害怕,尽管他知道她有怎样的家庭。我默默地跟在他的背后。

“你在跟这棵枯树讲话吗?”教父低下头,微笑地问。

她的双肩抖动了一下,显然有些受惊。她沉吟一会儿,抬起头惊异地看着教父的双眼。她,一头凌乱的棕灰色的微卷的头发,一道闪光从那双深褐色的眸子里转瞬即逝。

“是的,我在对这棵枯树说话。由于我对它说话,它是最有生命力的一棵树——我赋予了它生命。”

一抹恬淡的微笑。我望着她,第一次离她这么近。我明白她并不是什么危险人物,在她深褐色的双眼里我读出了恐惧——她是受过伤害的。

3

我与她真正交谈在很久以后。师,双手挥舞,神采飞扬地描绘着蓝图——他要在这建一座很高很大的教堂,一座现代化而又有古典风格的教堂。他说这样我们可以离上帝更近。所有的人都洋溢着神往。我忽然瞥见疯姑娘远远地站在角落里,面容毫无表情,任凭牧师用多么激昂亢奋的音调来陶醉人们。

太阳已经完全被遮没,天空骤然暗了下来,夜晚已经不知不觉地来临了。墨绿色的云朵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卷集成一个一个沉沉的棉花球,里面仿佛浸透了雨水,随时都会渗下来。大家仍陶醉在牧师的飞溅唾沫中。终于,雨飘飘扬扬地从东南方向漫过来了,它结束了这个集合。

我与教父倚在一根紫红色的铁栏杆上。教父把一只手伸进风衣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了一支烟,用火柴点着了,淡蓝色的烟圈慢慢变圆,被风拉扯着变成了一个椭圆,像炊烟一样升起在了广场上空。他从栏杆上面直起身,一个漂亮弹指,烟头飞弹得远远的。我呆呆地望着他,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他的表情却充满一种不安。我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一个声音:“他们想离上帝更近,却不知所做的真正意义。”

疯姑娘!她也在这。我全然忘却对她的恐惧:“什么真正的意义?”

“他们以为这样做对吗?这一切安排的事只会离上帝更远。”

她说出了教父的心里话。教父眼含深意地看向她,表示肯定。

“你信上帝?”

“不。”

我当时内心充满疑惑,现在我已渐渐明白,她的话与教父的不安了。尽管他们一个有信仰,一个没信仰,但他们都认为这种做法,代表着背道而驰。我有信仰,信上帝,我周围的人也都信上帝,自然没有怀疑的理由。

雨后草坪上的空气里面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4

教堂里,一个老修士躺在黑漆漆的棺材里,花白的头发与长须,干净的衣服,安详地闭着眼睛,像个熟睡的孩子般安然。我惊诧望着一切,他是如此健硕与精神。几天前,我们还穿着黑色的外衣和鞋子站在耶稣像下,他教我们一首又一首动人的圣歌,他是一个唯一拥有孩子般的笑容的人。如今,他已猝然走了。大人们在胸前画着十字,孩子们的哭声长久回荡在穹顶之下,回荡在耶稣像下。

我看见人群中的那令人——疯姑娘。她也来了?脸上悬着悲伤。

“天堂?人们是用来自我安慰吧。”她说。

我无言,或许是这样。

我想找人谈谈,但父母肯定不行,他们是虔诚的教徒,晚祷时在胸前画一个十字。他们绝对不允许有任何不敬的话。

我只能与教父交谈。但他拍拍我的肩:“孩子,如果你想快乐,就要忘掉这些话。你不能怀疑自己的信仰,否则你的精神将无所寄托。上帝与你同在,永远不要怀疑。”

5

我与她的距离不断地接近。我们时不时地坐在一起聊天,她有时会对我说一些很有意义的话。比如大自然的声音;当我们心情好的时候,怎么没去留意它们,接近它们,将它们当成某种自我拯救的象征,其实它们一直都在那里,只等待我们去发现。她的神秘吸引着我,我也明白她为什么会对树说话。可……

新的教堂动土兴建,地点在旷野里,那棵枯树被砍掉了。我本以为疯姑娘会很伤心,那棵树里面藏着她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当她站在路旁亲眼目睹她的秘密消逝,居然表现出一种异常平静,或荡在旷野里外,我的心也陷入一种压抑。

6

疯姑娘与我肩并肩坐在草坛的台阶上。小土坑里有些水,漾着涟漪。

她告诉我:她的父母被村里的人关起来了。当时,一大群不认识的人闯进家里,大声喊叫,要把巫师关进山顶上的城堡里。

她的语调异常平静,似乎在说一件与己无关的事,这让我吃惊。

道路上刮起了一阵风,不知从哪个角落里飞出几个白色塑料袋,翻了几个跟斗后,露出了灰白色的肚子,像几尾在水面上换气的鱼。

“你相信我是女巫吗?”她的眼睛有着一些闪烁。

“不!”我不假思索地说,“可你为什么不信仰上帝呢?”

“其实,宗教只不过是一个人心里的表现,教徒们敬仰圣人,其实是敬仰自身的东西。”

“什么东西?”

“大概是一种对自我驾驭的期待。”

很久,我们默声坐着。

7

几天来天空总是很灰暗,我不断想疯姑娘。她那消瘦的面孔令人心疼,我的心隐隐不安。

高大的建筑物建成了,人们拉出疯姑娘的家人。每个人都很狼狈,低着头往前走。

广场上,喊声震耳欲聋。大家面目狰狞,发狂地喊:“烧死他们!烧死他们!”就连平日总挂着憨憨笑容的面包房伙计与老实敦厚的杂货店老板也叫红了脸。

我想起老修士先前说过的话:这些巫师并没有咒死任何人,只是行为乖张,装扮与人不同罢了。但是现实告诉我,身体里流淌着巫师的血,就要被烧死,没有人去怜悯他们。

广场上面吹来了一阵风,我看着我的头发在风里面四处飘舞着,像是风搅动着田野里面的尘土。夕阳温和地挂在建筑物背后的那块天空里,就像在某一个时刻被画上去的一样。

至始至终,我都没有看到疯姑娘,就连以后也再没见着。或许她已离开了这里,来到一个没有人认识她的美好地方,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尾声

我慵懒地站起身,站在帘前望着正前方的教堂,塔尖上的风向标像是被涂了一层清光漆,闪闪发光,钟声又响起……

2015高考作文写作技巧大全

热门作文

Popular Articles